军训心得--光音

时间:2014-09-18 11:05来源:教育信息技术学院 作者:王铂懿 点击:
你曾经听过阳光的声音吗? 阳光怎么会有声音呢?那不过是你没注意罢了。听,那从脚底缓缓升起的热气莫不是它的高音?那顺肩而下的汗滴莫不是它的低调?那晦暝的变化难道不是它...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曾经听过阳光的声音吗?
    阳光怎么会有声音呢?那不过是你没注意罢了。听,那从脚底缓缓升起的热气莫不是它的高音?那顺肩而下的汗滴莫不是它的低调?那晦暝的变化难道不是它的旋律?那在炙烤中枯萎的树叶缓缓飘落,莫不是它的高潮?
    其实,如果不是不得不在样光下挺立近一个小时,又有谁会注意到这些呢?就算尘粒在清晨透过纱窗的光柱中日复一日的飞舞,和着桌下螟虫间歇的夜曲,我们也只是用一连串清脆的脚步来代替掌声。
    他们似乎也并不在意,但当一切都停下来,身体不再奔波,他们便像越好了一般,一齐找上门来。额上的汗珠滑落的丝丝轻响将头皮惊起痒痒的麻意;脚尖和脚跟交替着重重敲打着地面;连血液都不老实,在血管中吹响哗哗的冲锋号角,一齐涌入笔直下垂的双臂。
    人有五感,所接受的信息太多了,所以往往会忽略掉一些东西,想要将他们找回来往往需要屏息凝神,紧闭双眼,侧耳倾听。就像今晚的大课,想要听见就必须全神贯注,以避开杂音。
    但这也仅仅是听见而已,或许你也在无人的深夜听见了枯叶的滑落,但你的心并不在此,外界沉寂,然汝心不平。放开言论自由的副产品是观点的多元化,当一个人听到的太多,便会满,会溢,言辞凿凿的将后来的观点挡回去。而因此错过无数的声音,也就是听见只是听见。
听是一种权利,聆听是一种能力,即使是阳光也有不同的声音,就像今天的大课上的内容。就算早已知道,在耳边被无聊得重复了千百遍,闭上眼睛去细细的听也是可以听见不同的声音,就像枯叶的轨迹从在阳光旋律中飞舞的尘埃中划过
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